市委党史研究室公务人员职业操守   党史姓党 立党为公 服务大局 育人资政       深学博研 素质提升 德才兼备 一专多能       唯真唯实 铁卷铁证 创新创造 立言立行       勇于担当 逢先必争 尽职尽责 尽心尽忠       光明磊落 浩然刚正 崇尚科学 弘扬新风       遵纪守法 明礼坦诚 清正廉洁 自警自重       仪表端庄 举止文明 和谐共处 理解宽容       见义勇为 驱邪扶正 家国天下 繁荣昌盛
党史天地
编研成果
商丘抗损调研报告
发布人:佚名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1日  浏览量:

  抗战时期商丘市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课题调研报告
中共商丘市委党史研究室
(2008 年3月)


一、调研工作概述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给中华民族造成了重大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开展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口和财产损失的调查研究,对于中华民族不忘历史,揭露侵略者罪行,振奋民族精神,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为了做好这项工作,商丘市委党史研究室按照中央和省委党史研究室《关于开展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口和财产损失课题调研的通知》精神,于2005年5月开始启动课题调研,同时向所辖6县2区1市党史研究室传达了调研的指导思想、内容、方法、要求,将此项工作落实到专人负责,全面开展了调研工作。两年来,我们联系并查阅了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商丘市档案馆及周边市、县档案馆、商丘市图书馆、河南省委党史研究室,查阅档案350余卷,查阅文史、方志等书籍和报纸80余种,征集复印资料100余份、30万余字。所属各县(市、区)也展开了查档阅卷工作,不少县(市、区)还针对具体事件开展了实地调查,走访当事人和知情者545人,获得了访谈笔录39份,刻录到当事人座谈会光盘3张,获得了大量抗战时期侵华日军给商丘人民造成重大伤亡和巨大财产损失的资料。通过对这些资料进一步研究整理,使我们对抗战时期商丘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情况有了一个较为全面的掌握。现将有关材料整理分析于后。

二、抗战前商丘自然条件和社会经济状况

商丘市地处黄淮平原,是中华民族发祥地之一,位于河南省的最东部,属豫鲁苏皖四省结合部,陇海、京九铁路横贯其中,是军事必争之地。商丘现辖1市6县2区,即永城市、夏邑县、虞城县、梁园区、睢阳区、柘城县、宁陵县、睢县、民权县。抗战前,商丘处于国民党政府的统治下,东部及中部的商丘县(现睢阳区)、夏邑、宁陵、柘城、永城、虞城归国民党河南省第2行政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管辖,西部的民权县、睢县隶属国民党河南省第12行政区。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深入敌后抗战,开辟了抗日根据地。商丘区域内归属豫皖苏抗日根据地的有陇海铁路以南的永城、夏邑、虞城、商丘县、宁陵、柘城、睢县、民权。归属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有睢县、民权、虞城陇海铁路以北等区域(根据地区域因时间段不同,范围也发生了变化)。本文所统计的数字是按现辖区划进行统计的。
(一)抗战前人口状况
商丘因地势平坦、土壤适于耕作,自然环境适于人类居住,历史上就是人口较为集中的地区。1912年至1936年人口缓慢增长。国民党政府1936年统计全区有2606382人[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全宗21,第287卷。在本卷第27-34页]。
(二)抗战前社会经济发展情况
1、农业
商丘是河南重要农业区之一。主要作物有:小麦、高粱、红薯、大豆、黄谷(谷子)、芝麻、绿豆、玉蜀黍(玉米)、稻、棉花等。
2、工业
抗战前,商丘小型工业和手工业曾一度兴盛,仅商丘县就有织染厂2个、铁工厂3个、丝烟作坊7个、油坊12个、打蛋厂1个、酒坊16个,还有缫丝、制糖、酱菜、轧面条、磨豆腐、轧弹棉花、木器制造、五金加工、缝纫、制革、砖瓦生产、石灰生产、油打绳、建筑、石刻、印刷、卷烟、针织、制粉笔、制烟花爆竹、修车、修钟表、张箩旋锭、纸扎裱糊等40余种手工业。夏邑生产蒲席、蒲扇,永城、睢县等县有编草帽辫等手工业。
商丘丝织业历史悠久。据《商丘地区志》(1996年出版)记载,北宋年间商丘、柘城等地桑柘甚盛,几乎户户养蚕,缫丝和丝织业作坊遍及城乡。1922年,商丘县城有40家丝绸作坊,年缫丝10万公斤,当地特产万寿绸年产达5000余匹。1931年,柘城丝织业兴盛,仅城东关就有缫丝锅150余口,从事丝织业的8家,年缫丝达10万公斤[ 《商丘地区志》,三联书店,1996年8月,第817页。在本卷第68页]。
全区家庭手工业普遍有纺纱织布,副业有饲养鸡、猪、蚕等。
3、商业
商丘是中国古代商业的发祥地之一,是豫鲁苏皖边区物资交流的集散地。民国年间,有民族资本商业和个体商业,也有少数官僚资本商业。商丘的大宗商品交易和商业活动是以粮、棉、油类和传统纺织品为主,并形成固定的商业网点和流通城镇,有粮行、京货庄(主要经营针纺品)、广货店(主要经营百货)、杂货铺(经营副食品和杂货)、烟店、酒馆、饭店等坐商,农村个体商贩则通过集市、庙会等进行物资交流。商丘县、睢县东关等地商业活动比较集中。
4、金融
抗战前,商丘有河南农工银行、徐州国民银行、信昌银号、同和裕银号、西北银行、交通银行、河南省银行在商丘设立的分支机构。
5、文化教育和公共事业
(1)学校  
1928年商丘县创办全区第一所县立师范学校。之后,各县相继创办县立简易师范并附设初中班,或创办县立初级中学并附设简易师范班,各区、镇基本都有高小,乡村初小多少不等。1935年各县设立民众教育馆,举办民众学校,有了社会教育。
(2)图书 
1912年柘城在文庙“明伦堂”设立图书馆,1919年睢县设立图书馆,藏书皆有2000多册。商丘县、虞城、夏邑、永城、民权相继建立图书馆,馆藏书数量不祥。

(3)医院
    西医学20世纪初传入商丘。20世纪30年代,医疗设备简陋,具体医院数目及专业卫生技术人员数目不祥。

抗战时期,商丘因处于郑州、武汉、徐州的三角地带中间,战略位置极其重要。1938年5月初,日本华中派遣军第十三师团为配合华北方面军围攻徐州,自蚌埠出发,经怀远、蒙城直扑永城,5月12日驻守永城的国民党军稍加抵抗即行撤退,永城沦陷。5月17、18日,日本华北方面军第十四师团及暂配十六师团之酒井支队,从山东菏泽南下,于18日占领民权县城,切断了陇海铁路交通,堵住了国民党军西退后路。19日,日军攻陷军事重镇徐州,接着大举向豫东进犯,企图西夺郑州,南攻武汉,占领中原。25日,攻陷夏邑县城。26日,攻占虞城县城。29日,攻占商丘县城,同日,攻占宁陵县城。31日,攻占睢县县城。6月3日,占领国民党拱手相让的柘城。至此,日本侵略军攻陷商丘全部所辖县城。侵华日军在商丘狂轰乱炸,烧杀淫掳,无恶不作,使商丘人民蒙受了空前的灾难,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三、日军在商丘的罪行
 
1、敌机轰炸
狂轰滥炸是日军侵略商丘的一个重要军事手段。每当它要发动进攻的前夕,就派出大批飞机轰炸国民党军的阵地、军事目标,城镇、交通要道以及穷乡僻壤的无辜群众也未能幸免。据资料记载,1938年2月至7月,日本飞机轰炸商丘车站,虞城县城(现利民镇)、马牧集(现虞城县城)、贾寨,朱集,民权邓庄寨,夏邑县城和周围村庄,睢县县城,宁陵县城,商丘县(现睢阳区)路楼、崔楼等地10次,共计出动轰炸机60架,投弹453枚,共炸死、炸伤平民519人,炸毁民房无数,村庄夷为平地。
疯狂烧杀 ,制造众多惨案
血腥屠杀商丘民众,是由日本侵略军反华政策的反动本性决定的。日军的疯狂屠杀有时以惨杀商丘民众为乐趣,其行为灭绝人性,令人发指。
1938年6月12日,日军100多人以抓捕游击队为名,团团包围了商丘县老南关,他们不分男女老幼,见人就抓,把人拉到宋修道大院内进行血腥屠杀,杀后又浇上汽油焚尸,老南关上空飘荡着116个冤魂。
1938年8月19日,萧县王白楼得大地主勾结日军,在永城僖山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他们包围了村庄,先用大炮轰击,机枪扫射,进村后挨家挨户的搜查,并把手无寸铁的群众全部绑起来在村头集体枪杀。从上午10时,折腾到下午2时,共计杀死无辜百姓120余人。整个僖山村横尸遍地,血流成河。
1938年8月20日,日军在永城县西十八里村,制造了又一起屠杀案。从早晨到晚上9点,杀害无辜百姓184人,其惨状目不忍睹。全家被杀绝的就有10多户,村民王文光一家7口,被日军杀死6口,王文光的母亲连同怀抱着不满周岁的婴儿,全被杀死,并用刺刀连刺数刀。
1938年9月15日,驻永日军100多人,乘坐3辆坦克,5辆汽车,突袭永城西北的太丘集,冲进寨内用机枪扫射,后又出寨追击逃难的群众,街上、路上、寨沟里躺满了横七竖八的尸体,令人毛骨悚然。据当事人周连才、蒋介臣等回忆,这一次在太丘寨内被日军枪杀二三十人,被杀死在壕沟和壕岸上的有300余人。
据商丘党史资料记载,我们统计日军在商丘的疯狂屠杀有27次,共杀害无辜群众4047人,奸淫妇女342名,178人受伤,30人失踪。
3.奴役劳工
  日军占领商丘期间,到处抓丁拉夫、扒墙掀瓦、拆卸家具门窗,修筑城堡工事,或运到外地、或运到日本充当开山、开荒、修路、挖煤、挖河的苦力。劳工数字已难全部统计出来。此次抗战损失课题调研,我们征集到部分县(市、区)劳工资料,不系统、不全面。其中虞城县党史研究室搜集到被强掳到日本的部分虞城籍劳工名单,仅有名有姓、有劳役地点、劳工编号、原籍的共计122人,并就此事件形成了专题《倍受残害的虞城劳工》一文。调查结果如下:
1942年,虞城被日军运往关东或日本充当劳工千余人,大多被摧残致死[ 《虞城县志》在02卷67-68页]。虞城县委党史研究室在调访时据当事人虞城县谷熟镇裴窑村村民裴九库和稍岗乡曹庄村村民梁文报等人回忆得知:1943年秋,日军和汉奸在马牧集大街上到处抓人,当时共有25名青壮年被抓走。在马牧集关了一夜后,第二天送往商丘,在商丘关了三天后,每两个人一根绳拴着,被日军押送上火车,途经郑州、石家庄、德州、济南到青岛,从青岛又坐船到日本。在日本下关,被抓民工全部被赶下船,被令脱光衣服,经消毒后重新换上服装,又坐火车、轮船到北海道,被送往川口组上砂川煤窑挖煤。在日本,只要谁患了病,必死无疑。死了就装入箱子拉出去火化。在那里天天都有死人。1945年日军战败投降后,中国国民党派军舰把劳工从日本接回国。[ 虞城县委党史 研究室《抗战时期中国人员伤亡调查表》2006年7月。在02卷92页][ 《虞城县志》在02卷67-68页]
虞城人胡保福在《声讨日本迫害祖父做劳工之罪责》文章中回忆,他的爷爷胡相云在1943年被骗从青岛坐船到日本北海道,下煤窑挖煤。日本投降后,回到家乡,带回了同乡两个人的骨灰盒。[《商丘文史资料》第四辑《我在日本做劳工的经历》,2006年2月版。在02卷14-18页]
在夏邑,日军到处抓丁拉夫,抢修日军据点。当时在夏邑境内日军据点就多达几十个。杨集火车站也是由日军征用的劳工修建的。在做苦工中,被毒打致残的民工有14人,被打死或积劳成疾的有118人。[《侵华日军在河南的暴行》第129页,1989年10月版。在本卷87-88页]
1940年,日寇抓400多人到永城芒山充当劳工,后大多累死在工地上。1944年10月7日至18日,夏邑伪自卫团团长黄遵德被害后,自卫团士兵被押往“满州国”充当劳工,数字不祥。[ 夏邑县委党史 研究室出版的《夏邑县党史大事记》。在20卷第20-25页]
据梁园区委党史研究室调查,1938年徐庄村村民徐经俭、徐元×被日军招去东北修路,劳累致死。 
据《日本花岗矿华工暴动前后》文章中李介生的回忆:1944年5月,在商丘劳工收容所里被抓的人很多,人数不详。在那里他住了三四天后,日军就把他们三人绑在一起,押上火车送到青岛。仅这一次被押送青岛的约有100多人。在日本集中营里的生活度日如年,每天都用马车往外拉尸体。[ 《商丘文史资料》第一辑《日本花岗矿华工暴动前后》,1999年1月版。在02卷第20-25]
4、掠夺、破坏财产
日军占领商丘,不仅给商丘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而且也造成了重大财产损失。商丘抗战7年,商丘人民承受了沉重的战争负担。原有的工业、农业、金融、商业、文化教育和社会公益事业等遭受巨大损失,居民的财产损失更为严重,商丘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日军侵占商丘,因敌机轰炸、空袭、“扫荡”,使商丘的房屋、古建筑、家畜、衣物、树木、粮食、土地、生产工具、生活用品遭受巨大损失。据商丘党史资料、文史资料记载,涉及居民财产损失的事件有25起,毁坏民房12482间,毁坏粮食众多。具体数字无法统计,因为有些数字是个约数。本调研报告所附的大事记中有所反映。
日军为维护其法西斯统治,成立维持会、商会等各种机构,其主要任务是协助税务机关向各商号摊派各种苛捐杂税,筹集各种粮草、麦麸供日伪军的需要。日本帝国主义在商丘设立7家银行,使之成为掠夺物资财富的重要工具。

四、抗战时期商丘人口伤亡情况

(一)直接伤亡
如前所述,日军入侵商丘,出动飞机轰炸、制造很多惨案、奴役劳工,再加上前线阵亡烈士,造成了商丘各县人员大量伤亡。
在商丘7年多的抗战中,中国共产党领导商丘人民,开辟了抗日根据地,商丘成为豫皖苏根据地中心区域和冀鲁豫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商丘军民浴血奋战,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武装抗日,狠狠打击了日伪军对根据地的“扫荡”。先后有1265名商丘儿女血洒抗日疆场。其中,商丘市(指原朱集、现梁园区) 5人,商丘县11人 ,民权 74人,夏邑 171人,睢县 290人 ,永城662人,虞城37人,宁陵 7人 ,柘城8人。[《中共商丘党史资料选》人物卷,第1313~1325页,1995年11月版。在02卷1-13页]
商丘抗战期间直接死亡的总数字,国民党政府河南省社会处1946年7月根据当时各县政府呈报数字进行了统计,共死亡14706人[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国民政府类全宗号二十一、案卷号287《河南灾情实况》在本卷第27-34页    ]。此数字由于当时离抗战结束时间不远,对受害状况较容易进行系统统计,所以应真实可信。同时,我们也征集到冀鲁豫第五、六分区中民权、睢县的战争损失人口的数字[ 《冀鲁豫区第五、六分区八年抗日战争人口损失统计表》在本卷第51页],商丘隶属其他根据地如豫皖苏根据地统计数字没有查到,所以说根据地的统计资料不全,没法使用,只有以国民党时期统计的数字为准。
(二)间接伤亡
为阻止日军进攻,1938年6月9日国民党政府炸开黄河花园口大堤,黄河水沿索须河、贾鲁河一线直泻东南,由豫入皖,所过之处尽成泽国,商丘地区的睢县、柘城两县为受灾县。其中,黄泛区在抗战期间,黄水多次泛滥,造成商丘辖区的睢县、柘城众多难民,灾民家庭无颗粒存储,流离失所。
据国民党河南省政府1946年1月对黄泛区域人口死亡财产损失调查统计,睢县、柘城受灾村庄有67村;死亡人数男47人,女41人,共计88人;逃亡人数男2595人,女3042人,共计5637人。[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国民政府类全宗号二十一、案卷297《河南省黄泛区域人口死亡财产损失调查统计表》。在本卷第35页]
除上述记叙外,因奴役劳工、战争、饥荒、税捐负担加重,人民饥寒交迫,生存条件恶化,病、饿等死亡人数无法完全统计。
(三)抗战前后商丘人口变化比较
抗战前后,商丘人口发生重大变化。1937年至1946年商丘人口不但没有增加,反而逐年下降。
商丘战前共有2606382人,[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国民政府类全宗号二十一、案卷号287《河南灾情实况》。在本卷第27-34页]据《河南省各县保甲户口统计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国民党类卷全宗二十一案卷202)记载,1938年全区人口密度平均为每平方公里258人,农业人口占总人口的87%。商丘战前人口构成男女性别比为111.29:100,出生率为5.47%,死亡率为3.58%,人口呈增长趋势。[ 《商丘地区志》1935年商丘地区人口状况统计表1996年8月版。在02卷第26页]战后,全区人口为2546039人,和1936年相比,不仅没有上升,反而净减少60343人,逃亡人口达208655人,战后待救人口430823人。1946年人口密度下降为每平方公里250人,性别比为106.56:100,男性人口所占比例下降。抗战期间共受伤为3959人,死亡14706人。[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国民政府类全宗号二十一、案卷号287《河南灾情实况》。在本卷第27-34页
]
造成下降的主要原因是:1、战争中日军在商丘狂轰滥炸,烧杀淫掠,被俘,充当劳工;2、旱、蝗、水等灾祸频繁;3、疾病流行,医药缺乏;4、为阻止日军进攻,国民党当局炸开黄河花园口,致使黄水多次泛滥。造成睢县、柘城等众多难民,大批涌入商丘境内。灾民家庭无颗粒存储,草根树皮都被挖掘殆尽。抵御灾荒、疾病的能力低弱。5、日寇以种种手段强征勒索,搜刮粮食,人民不胜盘剥,饥寒交迫,流离失所,生存条件极为恶化,逃亡、失踪、病、饿、战死者甚多。

五、财产损失情况
  
(一)直接损失
直接损失是指遭受敌机空袭、轰炸等造成的财产损失,包括居民财产损失和社会财产损失。
居民财产损失
主要包括房屋建筑、家畜、衣物、树木、粮食、土地、生产工具、生活用品等。
中共冀鲁豫五、六分区1946年5月战后损失调查统计[ 《冀鲁豫第五、六分区八年抗日战争财产损失统计表》、在本卷第51页        ],损失粮食:民权423512400斤,睢县357424000斤。损失牲畜:民权1802头,睢县1235头。损失农具(大车、小车、犁耙耧)民权2970件,睢县3219件。损失房屋民权8970间,睢县9987间。折价均按当年5月间本区物价折合成法币,大车每辆合法币30万(鲁钞1元合法币10元),小车犁耙每辆合法币2万元,房子每间合法币3万,牲口每头合法币20万,米每斤合法币100元。折合成1937年7月的法币共计损失粮食20864641元,损失牲畜共计166022元,农具共损失67181元,房屋151945元,以上几项共计21249789元。
中共冀鲁豫五、六分区统计的数字中,民权、睢县共计损失房屋18957间,明显大于商丘党史资料和文史资料关于商丘9个县日军侵略商丘的记载,说明现在见到的损失事件是非常不全面的。涉及民权、睢县部分资料是第一手档案,真实可信,但因为此表统计不含商丘其他县,所以数字不全面,不能作为整个商丘居民财产损失数字使用。
此外,1946年国民党河南省政府统计处对抗战时期(1937-1945)关于商丘部分县牲畜(包含牛、驴、骡、马)损失进行统计的数据如下:商丘4699头,夏邑8164头,宁陵6914头,柘城4114头,永城59271头,虞城6475头,共计89637头。[ 《河南省统计年鉴》(民国三十五年)抗战期间各县牲畜损失表。在本卷第64-65页]  
抗战期间,商丘损失房屋255630间,牲畜522538头,粮食22909194市石,服饰500多万件,生产工具158434件,此数字和以上冀鲁豫五、六分区及1946年国民党河南省政府统计处做的统计相比,大了很多。比如,上两项损失的牲畜相加(冀鲁豫五、六分区的数字包括民权、睢县,1946年国民党河南省政府统计处包括其他六县)共92674头,但是《灾情实况》中则为522538头,是前一项的5.6倍之多。因为没有另外一套完整的第一手损失统计数字,无法做更多的对比确定。《河南灾情实况》[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国民政府类全宗号二十一案卷号287《河南灾情实况》。在本卷第27-34页                                                                                                                                                                                                                                                                   ]包含抗战时期商丘各县居民财产损失数字,是原始资料,较完整、详细,做为本文居民财产损失统计数字。
2、社会财产损失
(1)商业 
1942年日军驻商丘部队为购买汽车、消防车和军布10多匹都向商户摊派。1943年春日军突然把各货栈客人的货物一律查封,运到宪兵队。朱集各商号的沉重负担是多方面的。每月日伪军部队和地方保安团队所需的柴草、麦麸、料等10多万斤,都由县政府分派到所辖10个区和城站两个商会按月缴纳,各商号分担。这些物资名是购买,实际给的钱很少,不够损耗的。[《商丘文史资料》第二辑〈〈日伪和国民党时期的朱集商会〉〉,1990年2月版。在02卷第27-32页]
在永城,隶属日军大本营兴亚院的永城新民会成立于1940年,它负责收购粮食和一切物资,统制济物品 。财务委员会负责向群众摊派粮款。小麦协会是掠取粮食的组织,每年向各区派指标限期完成。经济统制委员会负责指定物资商品购进、外运等。[《永城文史资料》第三辑〈〈日伪统治下的永城〉〉,1988年8月版。在02卷第33-47页]
日军占领商丘期间,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实现“以战养战”的阴谋,实行“物资统制”,以收购方式大肆掠夺各类战略物资和军需品无数。
1940年10月至12月,在陇海商丘车站日军借词充公50000元法币。[ 1946年12月22日国民政府商业公司行号财产直接损失汇报表。在本卷第67页]
1943年,日本因国内液体燃料异常缺乏,在豫东沦陷区各县大量掠夺花生油,规定每亩征收5斤,其中宁陵一县被征达100万斤,落花生也被没收。[ 1943年6月17日〈〈新华日报〉〉中〈〈敌在豫东搜刮物资〉〉。在02卷48页]
日商、朝鲜商人在商丘城关和朱集开设洋行40多处,设店开馆160多家,经营粮食、杂货、油脂、土产、药材、饮食、旅店等,尤其垄断粮食、畜产品运销,仅日本通过“粮食会社”从商丘县收购小麦年均21000吨。为制造军火,日本人还在县城四门设摊,高价收购民间金、银、元宝、首饰、铜、锡、铅制器物及铜钱、炮壳等,后熔化成锭,运回日本。[《商丘文史资料》第一辑〈〈商丘商业的畸形发展〉〉,1987年12月版。在02卷第49-53页]
(2)金融
商丘沦陷后,原来的银行都随国民党的军队撤退到后方。
日本帝国主义在商丘共建立7家银行,成为掠夺物资财富的重要工具。其中有大仑银行、三井银行、三菱公司、三舆洋行、一郡商会、江商银行、日棉洋行。1944年食粮公社收买小麦量为21400吨,分别有社员15家购运,日本洋行就占了7家。落花生平均年产200吨,芝麻800吨,大豆400吨,杂谷1600吨,大部分被7大洋行强行收购,运往日本。[《商丘文史资料》第一辑《日伪时期的银行对金融业的控制与掠夺》,1984年12月版。在本卷第69-71页]
此外,济南银行、朝鲜银行、中国联合准备银行商丘分号实质上也是日本帝国主义操纵,资金往来、业务活动均受日本人指挥,不得越池一步。日、韩浪人在各县县城及朱集车站开设当铺,这些都是掠夺民众财富的工具。
(3)学校 
商丘各级学校荡然无存,具体数字不详。
(4)古建筑 
1938年5月12日早晨,日军攻占永城县城时,东关三台阁被打倒,崇法寺塔被炮弹炸掉两个角,魁星楼顶被炸3个坑。
1938年5月13日,日军制造夏邑韩镇惨案,炮火硝烟吞没了集镇,连黄水淹没了千年的古代牌坊都炸了出来。
1938年9月12日晚,日军一骑兵分队放火焚烧建于明中期的民权龙塘魁星楼,后院楼被打个大洞。
(5)图书 
商丘沦陷后,各县馆藏图书和地方文献都遭破坏,或被焚、被盗,损失严重,具体数字不详。
(二)间接损失
间接损失主要包括因战争而导致的疏散费、迁移费、防空设备费、输力费、生产减少、盈利减少、人力损失、过往军队供应费、战时紧急征调物资、黄泛区财产损失,以及救济费、抚恤费等。               
救济物资 
1945年8月,二战结束后,世界联合国组织成立联合国救济总署,在中国设立中国救济总署,河南省设立分署。商丘是第二区专署所在地,所以在商丘设立河南救济分署商丘仓库,地址在现商丘市梁园区凯旋路地下道北原植物油厂大院内,仓库主任马清江。仓库机构下设仓储组、总务组、运卸组,共有职员30多人。救济物资有被褥、衣服、鞋、面粉、药品、罐头、奶粉(救济儿童、病人用),在国民党区内由国民党负责安全,进入中共区内由中共派员押车负责旅途安全。临铁路线的由火车运输,不临铁路线的由汽车运输。当时,救济总署派驻商丘大型十轮卡车99辆担负运输任务。救济物资从1946年9月开始到达商丘站,随后隔天到达或一天到达两列车,如此共持续了一年多,总计发来66列车物资,分送给商丘县、朱集、民权、夏邑、睢县、永城、虞城、宁陵、柘城和太康、周口、菏泽中共区。从1946年9月开始到1948年3月撤销救济机构,救济工作持续了一年零七个月。与此同时,为救济灾民,还在商丘县东关大庙和朱集道北(现防疫站对门)分别增设两处发放早粥点,从早晨六点到十点,每人发一大碗粥。领粥者每天有大约千余人,这项工作持续了四个多月。[《商丘文史资料》第二辑〈〈救济总署在商丘建立转运仓库的始末〉〉,1990年2月版。在02卷54-56页]
此外,国民党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河南分署在《黄河泛区善后建设会议记录表》记载了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对商丘的受灾县睢县、柘城发放的救济物资统计,涉及发放急赈面粉、旧衣,给学校的牛奶、旧衣,补助各县卫生机构医疗器械和营养品,发放各县春耕种子肥料,补助小型工程的物资。因没有具体费用,所以无法进行折算。
2、 疏散费用   
为了减少轰炸损失,商丘一些政府机关、学校等迁移至日军铁蹄未及的地方。有史料记载,河南第二行政督察专署1940年时曾迁至鹿邑秋渠集一带。商丘抗战前所有的银行都随国民党的军队撤退到后方。省立商丘中学于1938年1月迁至淮阳。日本占领商丘后,当年6月迁至鲁山,11月迁至淅川,后又迁至西峡。1945年3月,日本侵略军占领南阳前夕迁至宝鸡。所需要的具体费用,不详。[ 《商丘地区志》第1340页,1996年8月版。在02卷57-58页]
3、生产减少和社会经济损失
(1)农业  
抗战时期农业倍受摧残,大面积减产。造成原因:人力缺乏;耕牛等牲畜、农具减少、被损,或被日军掠去,很难正常耕作;因为没有果腹粮食,种子更感缺乏;当时的肥料全凭人粪厩肥,因其大减而缺乏;国民党商丘政府一向没有治理水利;商丘水、旱、蝗灾害频繁。凡此种种,造成商丘农业损失惨重,耕地荒废,粮食产量下降。商丘战前小麦年产6215395市石,稻子2930市石,高粱1796130市石,红薯14503104市石,玉蜀黍116100市石,大豆1943139市石,黄谷1209520市石,芝麻253230市石,绿豆183000市石,花生167000市石,杂粮594239市石。1937年河南省各县棉产统计表记载,商丘皮棉产量为65993市担。[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国民政府类全宗号二十一案卷号203〈〈善后救济总署粮食调查表〉〉。在本卷第36-43页]
据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国民政府类全宗号二十一,案卷号287号记载,抗战期间共荒废耕地2494199亩,商丘主要作物小麦、高粱、红薯、大豆、黄谷、芝麻、绿豆、玉蜀黍、稻等产量比战前损失共计161821471市石。[]棉花产量锐减,比较粮食有过之无不及,具体损失数字没有记载。                                                                                                                                                                                                            
(2)工业
抗战后,商丘工厂大都因无法生产、销售,多数倒闭,其中纺织工厂或因作战破坏,或因机器及零件缺乏,修配困难,以致棉布出产率大减,并因交通阻梗,商品交换困难,造成人民衣服十分缺乏。手工业、家庭副业除了为日常生活必需品外受战事影响大多停顿。由于日军对桑树大加砍伐,桑园保留下来的很少,产茧下降,缫丝设备破坏严重,缫丝、丝织业绝大多数倒闭,商丘县年产量不足4000匹,柘城缫丝年产量一度下降到2000公斤。
(3)商业 
日本侵略军占领商丘后,许多商户被迫逃亡或隐蔽农村,街市冷落、萧条。所受损失无法估量。
(4)学校  
商丘沦陷后,商丘各县原有各级学校荡然无存。其中,省立商丘中学于1938年1月迁至淮阳,日本占领商丘后,陆续迁至鲁山、淅川、西峡、宝鸡。《日军占领下的朱集教育》[ 商丘文史资料第二辑《日军占领下的朱集教育》,1990年2月版]记载1938年5月日军占领朱集车站后,朱集小学校被日军警备队占用,学校停办。1939年日伪县公署开始奴化教育,举办新民小学。1940年拼凑豫东道联立中学,不久改名商丘中学。1941年夏邑县、宁陵县、虞城县成立日语学校,睢县成立初级中学。至1941年5月,日伪成立完小12所、初小63所,共有学生6388人。苏豫边区绥靖军副司令张岚峰在柘城设私立惠济中学。奴化教育严重伤害了商丘人民的感情,是无法用金钱弥补的。
4、黄泛区财产损失
商丘黄泛区受灾县睢县、柘城共计被淹房屋23617间,挽力死亡534头,农具损失价值2912057元,其他损失9894165元,受影响亩数43900亩,被淹待耕数43900亩。按照房子每间合法币3万,牲口每头合法币二十万折算,房屋、挽力、农具加其他损失共计119677073元,折合1937年7月法币31975元。[ 国民党河南省政府《河南省黄泛区域人口死亡财产损失调查统计表》。在本卷第35页]

六、结论

(一)、课题调研的论证
1、调访数字和档案数字的论证
商丘市委党史研究室组织了各县(市、区)委党史研究室对全市凡涉及日军屠杀、制造了惨案的乡镇、村庄进行了部分走访调查,被调查人多数为70岁以上的老人,他们都经历了抗战岁月,并且因为伤亡者都是亲属或本村的人,对当时情况记忆较清晰,他们提供的情况是真实可信的。
对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的一些国民党政府当时做的调查、《新华日报》,因为是第一时间做的调查及报道,所以是可信的。并且在有多份资料时,我们进行了核对,所以采用的数字是可信的。中共冀鲁豫第五、六分区于1946年5月对于抗战损失的调查是可信的。
《中共商丘党史资料选》、《商丘地区志》、《商丘文史资料》等档案资料经分析,是可信的。
  统计的缺憾是:由于我们没找到豫皖苏根据地统计数字,商丘属地根据地数字不全,没有办法和国民党统计数字进行比对核实。                
2、档案资料数字和走访调查数字不一致的原因
这次进村入户走访调查统计的数字和以往档案、文献,尤其是从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所得的资料数据不完全一致。我们认为主要原因是年代久远,有的当事人已去世,所以入村统计难免有遗漏。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的一些国民党政府当时做的调查和《中共商丘党史资料选》、《商丘地区志》、《商丘文史资料》中,对共产党军队的人员伤亡统计不全面,伪军人员伤亡情况没有统计,人民群众的抗战捐款情况不明,社会财产损失统计如工业、交通、商业、财政、金融、文化、教育等社会财产损失没有统计数字,找到的资料不全面,不完整。
(二)、结论
日本侵略者的侵略,给商丘人民带来了沉重灾难。商丘经济遭到严重破坏,人口剧减,人民群众的感情受到严重伤害。在这次课题调研访问时,受害人及家属每每回忆到日军侵略的情景,都声泪俱下,采访经常不得不中断,他们对战争的仇恨一直没有忘记,他们的精神一直遭受着折磨,罪恶的战争造成的精神损失非常地深远,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计算的。

参与此次抗战时期商丘市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课题调研资料征集人:陈剑江、张艳梅、关颖、王惟、任德龙
承办联系各县(市、区)党史研究室课题调研人:张艳梅
执笔人:        (签字盖章)
审稿人:        (签字盖章)
终审人:        (签字盖章)

                             
                           



 

豫ICP备12019704号   联系电话:03703288512   电子邮箱 sqswdsbyk@163.com
中共商丘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技术支持:商丘亿博网络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