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党史研究室公务人员职业操守   党史姓党 立党为公 服务大局 育人资政       深学博研 素质提升 德才兼备 一专多能       唯真唯实 铁卷铁证 创新创造 立言立行       勇于担当 逢先必争 尽职尽责 尽心尽忠       光明磊落 浩然刚正 崇尚科学 弘扬新风       遵纪守法 明礼坦诚 清正廉洁 自警自重       仪表端庄 举止文明 和谐共处 理解宽容       见义勇为 驱邪扶正 家国天下 繁荣昌盛
党史天地
商丘论坛
豫皖苏抗日根据地的财经建设状况研究
发布人:佚名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1日  浏览量:

内容提要:豫皖苏边区,东靠津浦,北依陇海,南临淮河,西界新黄河,包括豫东13个县、皖北8个县、苏北3个县,共24个县,人口数百万,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地势广阔平坦,是华北、华中我军联系的纽带之一,是发展敌后抗日根据地和向东挺进苏北、向西连接中原的前进阵地,素有“古战场”之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豫皖苏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在坚持抗战的同时,也展开了一系列的发展生产,复苏经济的措施,经过一系列卓有成效的财经政策,抗日根据地的战争创伤基本上得到了医治,社会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广大农民负担的减轻,封建剥削的削弱,土地关系的变化,经济政治地位的提高,极大地提高了抗日根据地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积极性和生产积极性,从而为抗战胜利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作者单位:永城市委党史办公室)

引  言
豫皖苏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是彭雪枫同志等为首开创的,是当时全国抗日民主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1939年6月,彭雪枫率部队东进淮上地区,成立了淮上行署,辖宿蒙、怀远、凤台3个县政府。1939年11月,中原局书记刘少奇抵达永城南之涡阳新兴集,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放手创立抗日根据地的指示,提出今后要健全豫皖苏省委,发展地方党,集中力量创建永(城)、夏(邑)、萧(县)、宿(县)根据地。随后,豫皖苏抗日民主政权——豫皖苏边区联防委员会成立;同时成立边区参议会。各地抗日民主政权也相继建立,到年底,豫皖苏抗日根据地已初形成规模,成立了比较健全的豫皖苏边区党委,建立了永城、夏邑、萧县、宿西、亳北5个县政权。1940年底,豫皖苏抗日根据地东起津浦铁路,西至新黄河,南跨涡河,北达陇海铁路的广大地区,面积为1万多平方公里,人口约300万。豫皖苏边区党委辖淮上、涡浍、陇海路南、豫皖和睢(县)杞(县)太(康)5个地委、2个专署、5个县政府和6个办事处。
到抗日战争胜利时,边区共建立了2个专员公署,24个县级抗日民主政权,拥有人口600多万,总面积达4.1万平方公里。整个边区共包括萧、砀、永、虞、夏、宿、亳、商、宁、鹿、睢、杞、太、淮、民、兰、通、陈、开等县,土地宽广肥沃,农产品以小麦、高粱、小米、棉花为主,田赋每年可收1400万元,烟酒、屠宰、契税等可收入3万元,进出口货物税可收入300万元,公产约共田地3000余顷,每年可收入200万元。该区是抗日战争时期华北八路军同华中新四军联系的纽带之一,是我党发展华中抗战、向东挺进敌后、向西连接中原的重要阵地,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抗战期间,日军将豫皖苏边区作为主要的进攻对象,采用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相结合的“总力战”,对边区进行残酷的“扫荡”、“蚕食”,加上灾荒,根据地的财政由此进入艰苦困难的时期。在这种恶劣的政治和军事环境下,财政只有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道路。面对艰难困苦的局面,面对边区人民穷困、经济凋敝的状况,边区抗日民主政府在坚持敌后抗战的同时,即着手开展根据地的财政经济工作,以改善人民生活、稳定社会秩序。
豫皖苏根据地采取的主要财经措施
制定行之有效地财政政策,确保根据地经济有序发展
    日伪不仅在军事上重点进攻,而且在经济上严密封锁,妄图困死根据地的军民。为粉碎敌人的阴谋,动员人民群众积极投入抗日战争,各县抗日民主政府在边区党委领导下,摸索出一套艰苦奋斗、广开财源、发行钱币、廉洁奉公、发展生产的经济建设经验。它不仅使人民安居乐业,提高了生活水平,而且保障了部队的供给,从而促进了革命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
1939年5月,永城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下设财政科,科长曹介,会计主任刘家祯,另有科员几人。各区均设财粮区员和税收员各1人,各乡设财粮会计1人。自县至乡的财政人员负责筹集全县的抗日经费,征收救国公粮和地方税款,印发地方流通券,制止伪钞流行等。边区各县政府设金库,严格执行“一切收入归金库”的规定,任何人不得例外。战斗缴获的金银款项、出入口税、交易税、屠宰税、契税以及走私、漏税查获后没收或罚款等各种收入一律上缴金库,不得私自动用分文。全县党政军干部实行供给制,官兵平等。每人每月发1元零用钱(经济紧张时不发),半年发1只牙刷,3个月发1袋牙粉,每人每天1斤粮、3钱油、5钱盐。机关办公用颜料冲成墨水用,纸张正反两面用。没有煤油点灯用棉籽油,没有火柴用火镰火石打火,没有海盐用当地盐土淋小盐吃,染布没有颜料就用槐豆、石榴皮或青灰代替,染成灰布做军衣。党政军机关干部,利用战争空隙开荒种地以弥补供应之不足。大家廉洁奉公,任劳任怨,艰苦奋斗,忘我工作,以苦为乐,以苦为荣。司令员彭雪枫在永南书案店时,口吃红薯说是“香肠”,啃高粱面窝窝头说是“猪肝”。他胃病发作吃不下饭,警卫员让供给部买只鸡交给伙房做碗鸡丝面,彭雪枫把这碗面端着倒入大锅饭内,严肃批评了警卫员、供给部长、事务长和炊事员,说这是破坏官兵平等制度,助长干部特殊化。[永城市委党史办公室:《永城抗战纪实》,河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75页。]
二、依法计征,积极改善根据地财经状况
抗日民主政府规定:征收公粮实行合理负担,以人为计算单位,以户为征收单位,以村为分配任务单位。每人满3亩者按低标准征收,满6亩者加一倍,满8亩者加两倍,20亩以上者可任意征定。征粮工作,由县区抽调征粮工作人员,组成工作队进村宣传政策,动员群众上缴救国粮。1939年冬,仅永城一个县就征收救国粮1000万斤。公粮征收后,以村为单位分散保存,边缘区运往中心区保管,统一调配。政府印发柴、粮票给党政军干部,凡在农民家吃饭,一律按规定付给柴粮票,农民可用此抵征粮任务或领取柴粮。
各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后,税收工作由财政科负责,后成立了专门机构税务局。在中心区,税收比较正常,在游击区,税收干部经常突击收税、缉私。此外还采取了休养民力的措施。主要是减轻抗日根据地人民的经济负担,使抗日根据地的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保证抗日战争能够坚持下去。这条政策主要体现在废除抗日根据地人民的苛捐杂税。1937年7月至1938年10月,取消了过去42种苛捐杂税,实行统一税制,并减轻税率。取消苛捐杂税后,边区只对食盐和出口皮毛、药材等征收统一税。食盐减为每一驴驮只收税2元,并取消盐税附加。一切税收除一次统征外,都无任何附加和重征。
田赋改为征收公粮后,尚有契税、屠宰税、烟酒税、行商税、牙行税。行商税主要是对正常的来往商贾按规定纳税,特别限制将海盐、颜料运往涡阳、太和等敌占区和国统区。牙行税主要是指集市贸易中的牲畜行、粮食行和木料行等。所有各种税收票证,一律由县财政科(后由税务局)印发,不得私自印刷。所有税款收入,一律全部交县财政科,主要用于抗日军费开支,其次是发展教育和生产。税率分三种:一是生活必需品,如西药、布匹、棉纱、食盐、煤油、火柴、纸张、牙粉、肥皂等商品,从敌占区或国统区购进,基本上免征税;二是一般日用品,如糖、衣、帽等,征税较低;三是非必需品,如化妆品、烟、酒等,征税较高。贩卖烟土、海洛因、枪械者,全部没收,并予以严厉打击。当时,各级政府十分注意贯彻税收政策,避免多征、乱征税的状况,废除敌伪顽时期多如牛毛的苛捐杂税,受到群众的拥护。财政支出执行节约的方针,干部、战士的生活一律实行供给制,严格审批手续,杜绝贪污浪费。在当时财政经济比较困难情况下,保障了县区乡党政机关及部队基本生活的需要。
三、完善流通体制,促使根据地经济不断活跃
抗日战争初期,豫皖苏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曾流通“中央”、“中国”、“交通”和“中国农民”四行的法币及当地滥制的种种纸币和铜钱。各县沦陷后,日伪又强令施用中央储备银行的“储备票”和“联合币”。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前后,各种钱币泛滥市场,加之日伪在其占领区禁止用国民党“法币”,致使“法币”大量流入抗日根据地,造成物价膨胀,“法币”贬值。为了抵制伪钞,堵塞“法币”流入,永城县抗日民主政府率先在边区内印制发行了“永城县流通券”。
1939年7月,永城县财政科会计主任刘家祯到涡阳县城致美斋印刷厂印制“永城县流通券”12万元,面额有伍分、壹角、贰角、伍角、壹圆共5种,票面为蓝色白底,蓝色花纹为沿,白边较宽,正面黑色正楷横书“永城县流通券”,按序打上号码,正式发行使用。开始作为全边区的法币,购买货物、完粮纳税等皆用此币。随后又建立了地方银号兑换所,兑换中央“法币”,信用超过国民党的“法币”。为了满足公私货物的流通需要,“流通券”又增印至30万元。1940年秋,豫皖苏边区联防委员会购了一台石印机,于永城县南曹梁余村建立印刷厂,厂长陈建平,印制发行“豫皖苏边区流通券”,时称“抗币”。券面深绿色,图案清晰美观,用纸质量好。面额有壹角、贰角、伍角、壹元、贰元5种,流通中深受群众欢迎。边区流通券的发行,统一了各县的流通券。
1940年4月,日伪伪造伍元、拾元两种中央“法币”和贰角、伍角两种流通券,由奸徒带入根据地收买粮食、扰乱金融,一般群众多有受骗者。抗日民主政府一面派员查禁,一面在《拂晓报》上载文予以揭露。指明伪币纸张低劣、印色易褪、号码不明等假钞特点,以资鉴别。号召群众提高警惕,大胆揭发检举送政府查办。豫皖苏边区流通券的印制发行,堵塞了日伪和国民党钱币的流入,取缔了在各县滥印的各式各样的钱币。对于打击日伪顽破坏根据地的经济建设,为支援抗日战争、服务战时经济、活跃集市贸易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四、开展多种经营,努力满足根据地人民群众的物质需要
在恢复和发展农业经济的同时,开始建立边区工业。从1938年开始,创建以军用为主的公营工厂,先后恢复和创建了纺织厂、硝皮厂、石油厂、煤矿、印刷厂、造纸厂、农具厂,以及制灯、制肥皂、制面粉等工厂。手工业合作社分三种类型:第一种是纯粹由工业工人组建,股金由工人自集,管理者由工人推荐;第二种是广大农民集股的生产合作社,股金由广大农民凑集,招聘工人,社员不一定参加劳动;第三种是类似股份公司的生产合作社,由群众集股,再与其他机关、团体合作。另外,还大力恢复私营工业和个体手工业。个体手工业,包括纺织业、铁匠坊、木匠坊、毡坊、油坊、皮坊等。边区的商业也得到了迅速恢复。由于政府对私营商业实行保护和发展的政策,私商纷纷复业。随着工商业的发展,边区金融业也开始得到发展,
1939年初,新四军游击支队为了战争的需要,在永南开办修械所,修理枪支,制造手榴弹。次年扩大为军工厂,人员增多,能翻造子弹,制造手榴弹、步枪、刺刀。开始制造手榴弹时用干模,一次仅能生产1枚。后改用湿模生产,一次可生产6枚,爆破率提高到95%以上,炸片提高到20余片。为保证部队服装、被褥供应,1939年春,新四军游击支队就在永南书案店建立被服厂,有缝纫机多部。同年秋,第一总队又在芒砀山夫子崖开设被服厂,备有缝纫机6部,负责总队军衣、军被的供应。该厂由总队军需主任李作周兼管。为了给部队指战员治病医伤,给当地群众防病治病,县抗日民主政府于1939年秋开办了医疗所。开始时只有徐兰清和徐清先两名医生,招收农村几名农村青年为护理员。年底,边之先出任该所指导员,医护人员由20人增至约50人。次年初,即改名为卫生所。
五、采取多种措施,因地制宜发展农业生产
本来就破烂不堪的边区农村,经过日、伪、匪的蹂躏,广大农民生活更加痛苦。他们日夜跑反,土地荒芜,缺吃少穿,在死亡线上挣扎着。虽然春耕季节到了,但农民们仍然没有牲畜、农具,缺乏种子。彭雪枫等指战员深知农民的疾苦,在紧张战斗的日子里,还抽出时间帮助春耕生产。没有牲畜,部队的马匹就拉去耕地。彭雪枫亲自带头下地拉犁拉耙播种;没有种子,部队就动员开明人士借贷种子,规定还期,实行分半计利的政策。收获季节,部队一面保护夏收,一面帮助收割。书案店一带农民赞颂道“彭司令真正强,谁提起来谁夸奖,你种田他帮忙,你打麦子他扬场;日本鬼子来扫荡,抗敌拿起手中枪;军民团结一条心,打跑鬼子保家乡。”为了促进生产,发展国民经济,1942年3月13日,淮北行署颁布了《豫皖苏边区垦殖暂行条例》,以鼓励开荒,条例规定:
1、不论公荒、私荒一律准许民众依本条例进行垦殖,抗属有优先权。
2、公荒由当地县政府分配给抗属、难民、贫苦农民开垦,土地所有权归承垦人,三年内不缴田赋公粮。
3、私荒田有业主开垦,若不垦殖,由政府招人垦殖,三年内不缴地租,土地所有权仍属原主,但承垦人有永佃权。
4、不能垦殖之荒山荒地,得植树木,收益归种植人永远享受。
5、抗属、难民、移民因垦殖缺乏屋舍、农具、种子时,当地政府设法协助。
6、难民移民来边区垦荒者,其待遇与边区内民众同。
7、每户垦殖在二十亩以上或介绍移民来边区垦殖者,政府予以奖励,其奖励办法另订之。[ 《中共永城县党史资料选编》(第三册),1991年1月。]
永南地势低洼,常年受淹。彭雪枫于1939年春,带领指战员帮助李寨乡农民开挖一条10华里长的大沟,解除了水患增加了农业产量。当地农民命名为“新四沟”。接着,毗邻安徽省涡阳县新兴集一带的农民和新四沟相连,又挖了一条10余华里的大沟,名曰“新新沟”。两沟首尾相接,水流入淝河。为此,两省交界的农民,各立石碑一块,以作纪念。李寨村的碑额为“新四沟碑记”,两边镜刻一副对联:“前引前导为五亿胞泽谋福利,耐苦耐劳为三区广众造腴田。”新兴集的石碑正中,大字镜刻“彭公雪枫德政碑。”
六、开展土地改革,不断提高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抗日根据地的广大农民长期受着封建地主的沉重剥削,开展减租减息,对于改善农民生活,使其积极参加抗日有着重要的意义。1944年冬开始,永城、永涡和永商亳在农村开展减租减息。各县均组成“双减”工作队,先试点,后全面展开。发动农民对汉奸、恶霸地主和叛徒、顽匪进行面对面的说理斗争。开始不少贫苦农民有顾虑不敢参加“双减”,通过宣传党的方针、政策,群众逐渐认识到“双减”的意义,积极投入“双减”运动。当时提出的口号是:“组织起来力量大,日伪顽匪都不怕”、“退租过新年,弄顿饺子皮。”具体政策是 “地主之土地收入,不论租佃伴种,一律照原租额减少百分之二十五;钱主之利息收入,不论新债旧欠,年利率一律不准超过一分(即百分之十);地租一律下缴;严禁庄头剥削;太粮、杂租、小租、送工等额外附加,一律禁止;山门利(即现扣利)、剥皮利、臭虫利、印子钱等高利贷,一律禁止。”附则规定:“租斗以通用公平为准,旧租斗一律禁用;地主未得租户、佃户、或伴种户之同意,不准将地转租转佃转伴种他人” 。本条例中,关于减租问题,“一律照原租额减少百分之二十五”,即地主在原租额的基础上从减租减息开始后降低25%,对原双方协定的地租率不进行改变,只对剥削量加以改变。地租不准提高,只能下降,地主仍迫令租佃户将租佃上缴者,除令其退还外,科以租额三分之一以下的罚金。关于减息,“年利率一律不准超过一分”,利息一律以年利计,其利息是月利者,均按年利计算。
二五减租,高利贷利息不得超过1.5分,一律从1944年秋季算起。以减租减息为中心,结合推行税收合理负担,按人口平均土地纳税。工作方法:多采取领导动员,普遍发动,组织起来集体减租。“双减”工作一直进行到1945年夏季。据1945年春季二地委统计,雪枫县减租360609斤,6个区减了1490个地主的租,1109户佃户受益,879名工人得到退回的粮食34472斤。雪商亳县减租180128斤,减了388个地主的租,982户佃户得益,146个雇工增粮49638斤、增钱27000元。雪涡县“双减”工作开展得早,成效也很显著。永城县高利贷形式很多,驴打滚利,借一还二,到期不还,利加本滚番计算;合子地,借款折地包租,麦后缴纳租粮;青麦帐,麦前借,麦后本利还清等等。1940年春,永城县抗日民主政府贯彻减租减息清债法令,凡佃户向地主、富农所借的高利旧债,一律按月利分半清偿,即每月每元利息一分半,粮食每担每月利息一升半。如利息超过原本一倍者,停息还本;利二倍于本者,本息停付。这样一来,限制了高利贷剥削,大大减轻了农民的负担,受到广大农民的热烈拥护。“双减”使贫苦农民减轻了负担,提高了党的威望。在斗争中培养了积极分子,农救会、妇救会、参议会、民兵等群众团体很快恢复建立,区乡政权和地方武装,逐渐建立健全。广大农民生产热情高涨,对发展生产、支援前线发挥了很大作用。
豫皖苏财经方针所取得的成效
首先,减轻了抗日根据地人民的负担。1937年-1940年,是农民负担最轻的时期,每亩平均负担还不到1升,1937年为0.16升弱。因此,农民的生活大为改善,农村富裕户明显增多,许多贫雇农转为中农或富农,中农成为农村的主要成分。
其次,抗日根据地的战争创伤基本上得到了医治,社会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广大农民负担的减轻,封建剥削的削弱,土地关系的变化,经济政治地位的提高,极大地提高了抗日根据地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积极性和生产积极性。他们流汗流血,投身生产,支持抗战,成为恢复和发展抗日根据地经济的生力军。
再次,抗日根据地的财政状况得到了好转。据《彭雪枫关于豫皖苏边区财政经济状况报中共中央电》载:“目前我们已建立政权的永城、萧县、宿县、夏邑4县财政收入蒸蒸日上,财政已发行地方劵10万元,民众以为国征税,踊跃输纳。拟于今年正式征收地丁税,估计可收入70万元。烟、屠宰、出口、进口等税于去年秋季开始设立税收局,征收时间才数月,现每月已有8000元以上的收入,再加上改进可增至每月15000元。土地的税局才设立月余,收入尚佳,估计每月可得三四万元。入口货物盐单税一项临换既得万元以上。已理之公产计田地百余项,其余公产、汉奸财产及逃亡地主之财产均尚未清理完毕。去年各季永城共捐输救国公粮1000万斤,但民粮仍不虞缺乏,已发行地方流通劵12万元,信用竟超过法币,必须增发30万元始可使用和货物流通的需要。萧县去年计征收公粮800余万斤,已发流通劵30余万元,其余田赋税收均尚未整理就绪,但估计可得数量在永城之上。夏、宿两县除征收公粮外,其他税收款亦于最近设立。计征收总计,四县每年可得地丁银子320万元。商、亳、虞、砀等县亦可于三月内收复大部,建立政权,开始财政经济的整理工作。至于现在爱萍活动的皖东北(灵璧、泗县)及苏北之淮宁等已创有相当基础,但尚未详细调查统计。”[ 《中共永城县党史资料选编》(第三册),1991年1月。]由此可见,边区抗日初期的财经政策,对巩固抗日根据地、发展边区的经济与财政、坚持持久抗战起了重要的作用。
启  示
文章之所以选择豫皖苏边区的财经政策作为研究的重点,是基于现实意义的重要性来考虑的,因为它对当前的经济发展仍然具有较强地指导和启示作用。
启示一:在政策制定中要以人为本,要有前瞻性、创造性、持续性。希望通过自己初步的研究,使人们了解到当时豫皖苏边区财经的一些具体措施,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反映当时整个大背景下中国所有抗日根据地财经措施的变迁,对当今社会财经政策的制定与出台依然具有极为重要的参考价值。
启示二:在政策执行中要因时因地制宜。当时的减租减息政策不仅对于豫皖苏乡村经济的发展具有历史性的伟大意义,而且对于今天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和谐社会建设也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在豫皖苏边区的乡村社会中,社会矛盾尤其是租佃问题仍然阻碍着边区社会经济的发展,对此,边区党和政府并没有回避或掩饰矛盾,也没有以行政强制手段压制或否定某一社会群体的利益需求,而是积极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在解决租佃矛盾的同时兼顾统战工作需要,正确地制定和实施了减租减息的土地政策。这一政策不仅把握了社会发展的大局,而且兼顾了乡村社会各方面的利益需求,成为豫皖苏边区乡村和谐的关键。在政策实施过程中,党不仅重视既有矛盾的解决,还随时注意研究新问题,对政策进行及时的调整、充实,使减租工作取得了很大成效,从而促进了边区乡村社会的稳定与和谐。
启示三:在政策落实中要不断改进工作方法。当前我国农村仍然存在着许多社会矛盾和问题,如乡村治理结构不均衡,支农惠农政策的贯彻实施不力,以及乡村生产基础设施衰败而无人负责和许多荒地的存在等等。党在领导解决这些矛盾的时候,要发扬豫皖苏时期在经济发展和减租减息斗争中的务实创新精神,冷静分析农村社会现实,正视发展过程中各种矛盾和问题的存在,弄清矛盾产生的原因,积极寻求解决矛盾的多种途径。同时,党要根据形势的不断发展来正确制定政策并加以实施,在政策实施过程中注意发现新问题,及时调整政策,在动态中指导工作实践。
启示四:在工作实践中要脚踏实地,牢固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地思想。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地今天,执政者更应该充分发扬豫皖苏根据地建设时期艰苦奋斗、自强不息地革命精神,以极大地工作热情和主人翁精神推进当前工作,处处想人民所想、急人民所急,以人民利益为重,在不同地工作岗位上切实把国家和人民的事情办好。



作者单位:永城市委党史办公室  电话:2718365
姓名:段创新
邮箱:114734@163.com
联系方式:15037029596

豫ICP备12019704号   联系电话:03703288512   电子邮箱 sqswdsbyk@163.com
中共商丘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技术支持:商丘亿博网络有限公司